<address id="jvhbb"></address>

      <form id="jvhbb"></form>

          <address id="jvhbb"><dfn id="jvhbb"></dfn></address>

          <address id="jvhbb"></address>

            <noframes id="jvhbb"><address id="jvhbb"></address><form id="jvhbb"></form>

            公司產品

            業務咨詢熱線:18268121033(微信同號)

            聯系方式: 0571-56070515

            地址:杭州市經濟開發區科技園路57號新加坡科技園17幢514-516室

            ?

            行業知識
            首頁 > 行業知識 > 內容
            2000億美金關稅背后,更應該冷靜看待中美貿易
            編輯:浙江佰銘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9-05-08

            寫在前面: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中美還沒有磋商,寫完了,第二天磋商結果就出來了。

            但是大家不要太樂觀,雙方只是暫時停火,會怎么樣,還要看雙方接下來的動作,一言不合,還會開打。

            特朗普非常推崇里根。

            而里根對外貿易的一貫主張是強硬加遏制,他是美國歷史上最成功的總統之一。

            當然,他們都是共和黨。

            之所以要比較這兩個人,是因為他們兩個干了幾乎同樣的事情。

            更為關鍵的是,他們干這個事情時,得力干將都是一樣的——鷹派的著名代表人物——羅伯特-萊特希澤。

            三十多年前,里根和萊特希澤的組合通過發動對日貿易戰,逼迫日本政府簽訂了《廣場協議》。

            那個時候,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出口為經濟導向,日本制造物美價廉,讓美國消費者欲罷不能,以鋼鐵和汽車為代表的日本制造“沖擊”著全球經濟,尤其是美國經濟,對美有巨額貿易順差,對美市場有著嚴重的依賴性。

            是不是像極了今天的中國?

            日本政府在簽訂了《廣場協議》之后昏招層次,導致了房地產的泡沫,經濟嚴重衰退,十年經濟嚴重倒退,被稱之為“失去的十年(The Lost Decade)

            《廣場協定》未必是日本經濟衰退的根本原因,但是卻絕對是一個導火線。

             

            以此為背景,大家可能就會理解,美國為什么會在特朗普上任之后一年對中國掀起空前的貿易戰爭了。

            他想重走當年打壓日本的老路,繼續維持自己一家獨大的世界霸主地位。

            可以這樣想,就算不是特朗普在任,換作他人,可能也是今天這個局面。

            因為這是美國政府的需要

            其實在日本屈服之后,美國還是通過幾次超級301調查隊日本進行了持續打擊,讓日本變得乖乖順從。

            其實,在對華政策上,美國政府曾經先后六次對中國啟動過301調查(包括2018年)

            前五次,大多通過不斷的協商或者妥協來達成解決,美國最終真正執行報復性措施較少,可以這樣講,美國利用301調查在談判博弈中占盡了便宜。

            所以,第六次,特朗普或許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現在的中國政府會如此強硬,之前都占到了便宜,吃到了甜頭,這次這么強硬,讓我如何下臺?

            開搞!

            當然,上面這部分只是演繹,特朗普是一個精明的商人,現在更是一個代表著諸多財團和利益群體的總統,有極端強大的智囊團,不會如此沖動,他的目標,就是讓中國屈服。

            而,這一次,中國之所以不屈服,是因為中國不想走三十年前日本的老路。

            我相信這一屆中國政府早已經做好了準備,要知道2017年,特朗普還沒有揮舞大棒的時候,已經做出了一些很明確的動作,那個時候估計中國政府已經在研究對策。

            2017年USTR發布的《2017年特別301報告》已經做出了如下規劃:

            狼子野心已經顯露無疑!

            當然,中國“才”只有六次301調查,日本當年可是挨了接近20棒!

            應該說,中國的崛起救了日本。

            因為當美國發現,日本對美國的威脅變成了次要的時候,中國就成了首要目標了。

            上面這段話是某些經濟學家講的,但是,其實還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日本的太多產品美國已經無法替代。

            例如日本的物美價廉的汽車,高端芯片,知名度太高的電子產品,幾乎無處可尋的高端布料等等等等,這些美國都已經望塵莫及。

            既然如此,不如不讓中國成為第二個日本罷了。

            而中國的2025規劃,供給側改革,轉型升級的一系列措施正好戳中了美國的軟肋,日本挨了接近20大棒還是變成了不可替代,對中國,一定要早動手,直接扼殺于搖籃之中,不能像對日本一樣等到幾乎所有的產品都跟美國制造成了同等質量(例如,當時日本的汽車,日本的摩托車,日本的膠卷,日本的半導體,高端芯片等等),而且成本更低的時候再動手,為時晚矣。

            其實美國的意思很明確:高端市場,那是我的低端市場那才是你的,你愛怎么玩怎么玩。

            分工明確,我們相安無事,你來搶我的飯碗,我不答應!

            但是中國不像是日本那樣,不會屈服,也不能屈服。

            不會屈服是因為,中國不像日本那樣當時軍事嚴重依賴于美國,這是日本政府在貿易戰中不戰而降的根本原因;所以到了90年代,日本開始突破戰后的《和平憲法》,尋求軍事編制擴張,頻頻參與國際軍事活動,也就是最大限度上擺脫對美國的依賴,當然,其他原因更是司馬昭之心了。

            不能屈服是因為中國已經到了不變不行的時候,嚴重的房地產泡沫,嚴重的環境污染,嚴重的產能過剩,飆升的人力成本,迅速崛起的其他低成本區域或者國家,讓中國制造不得不擺脫原來靠成本優勢,靠不正規經營發展的現狀,去產能去庫存的供給側改革已是迫在眉睫,產品轉型升級更是對抗低成本國家搶占市場的唯一路徑。

            所以,中國未能如特朗普之愿,沒有像前五次一樣輕易屈服!

            最后,中美貿易戰還是會通過協商來解決,但是屈服,協定城下之盟;和抗爭,平等談判條件是兩回事。

            我們來梳理一下,中國應對美國挑釁都做了哪些大事:

            控房產

            我沒有仔細的研究房地產政策,但是很明顯房地產市場最近屬于受抑制狀態,很多城市的房產價格都處于下降中。

            很多人會說,現在房子價格還是很高啊,這是歷史遺留問題,在某屆領導在任期間,錯過了最合適的軟著陸時機。

            姿態有了,動作也有了,效果如何,只能是拭目以待。

            不得不說,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也是房地產市場蓬勃發展的助推器,買田置地,岳母經濟,希望新一代人的觀念發生一些轉變,或許房產的高燒才能真正下去。

            促實業

            管控房產實際上是促實業的一種方法,讓閑置資金從房地產退出來,才有可能投入到實業中。

            估計很多會說了,哪有促實業,現在很明顯是在搞死實業啊。

            錯了,促實業也不是促每一家實業,而是正規經營的實業。

            長期以來,中國存在著太多沒有任何環保手續,環保設備的不正規工廠,對于某些行業,沒有環保設備,或者建了環保設施卻不開機可以讓自己的產品成本比嚴格按照國家規定來經營的工廠低很多,生存成疑,誰還會正規經營呢?

            包括稅收,社保問題均是如此。

            供給側改革,市場手段是一個方面,但是如果只是靠市場力量,就會造成上面的現象,類幣驅逐良幣,所以,政府必須參與,而正規化是政府參與的一大手段。

            外貿層面,嚴查離岸賬戶,嚴查買單,也是基于此。

            理論上來講,正規化,可以讓一直堅持正規運作的公司活得更好,這才是國家的目的。

            當然,實際實行過程中,地方政府為了自己的烏紗帽,搞一刀切,粗暴推進,搞得怨聲載道,這可能是需要調整的地方。

            調稅收

            在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因為知識產權問題對中國商品征稅500億美金關稅之后,中國陸續出臺了四個關于稅收的政策,4月4日,調整增值稅,6月28日,退還部分行業增值稅留抵稅額的相關規定;7月31日,用增值稅留抵抵扣三種稅收(只有實體企業才會經過免抵扣,外貿公司都是直接退稅,所以這兩個政策都是對工廠的利好);10月25日,調整退稅,實際上絕大部分是提高退稅額,雖然幅度不大。

            強外交

            人民幣的國際化已經很堅實的前行。

            其實對于中國外貿有著太廣闊的市場,尤其是新興市場,但是新興市場都存在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貨幣不穩,嚴格以上講是貨幣對美元的匯率不穩,推進舉步維艱。

            而人民幣結算則成為重要的突破口。

            2011年8月,人民幣結算已經在全國鋪開,也就是全國的外貿企業都可以通過跨境人民幣進行出口,退稅。

            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國外的銀行誰來清算呢,于是貨幣互換成為主要的模式。

            貨幣互換幾乎可以消除掉本幣對美金匯率不穩定帶來的影響。

            舉幾個2018年的貨幣互換的數字:

            1月,中泰互換,700億人民幣;

            1月,德國法國央行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

            8月,中國馬來西亞互換,1800億人民幣;

            10月,中日互換,2000億人民幣;

            11月8日,中國阿根廷互換,1300億人民幣;

            11月12日,中英互換,3500億人民幣;(英國是使用人民幣貿易交易最多的國家,占到5%以上)

            ……

            實際上,全球有超過30個國家的1900個金融機構可以使用人民幣作為支付貨幣。

            客戶只需要找到中國人民銀行授權的本國人民幣清算銀行便可以對出口者進行人民幣支付。

            誠然,中國還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一切都在改變,或快或慢,有些改變是主動改變,有些改變卻是被迫無奈。

            改變就會帶來痛苦,所以,中國的企業現在普遍處于痛苦之中。

            痛苦中有人會被淘汰,有人會主動放棄。

            堅持的人一定會看到更好的未來。

             

            谷歌優化怎么做、如何確保谷歌首頁排名、谷歌優化如何提升排名、谷歌優化推廣效果怎么樣,

            更多關于外貿網站營銷可致電:18268121033(微信同號)

             

            彩61